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入戏、太深______

莫入、流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苍白记忆  

2010-08-15 13:34:25|  分类: 纯白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还是第六颗石头,我在那等你。

你说它有点像雅子,就是你们家的呢只懒猫,因为太懒所以家里没人的时候饿死了,所以你就把它埋在了这里,你说这样就有人陪它了。

你每次都会在这里等我,说是可以一边陪雅子一边等我。现在轮到我来等你了,也来陪陪雅子。只是你一直都不曾出现,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和雅子道别。

苍白记忆 - 浅 谈、戏 - 入戏、太深______

 

天晚了,我经过你家的时候看到了你,从透出光的窗户。你看起来很开心,陪着伯母说话,你果然还是没有想起我,我站在这,你始终不曾发觉。伯母看到我了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慌张,可能是她会不开心吧,所以我先走了。

伯母的腿好了么?这样坐着轮椅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吧,你也有三个多月没有来学校了。不是很早就出院了吗?若是在等伯母康复以后,应该不会很久了吧。

我到家了,我们住的很近,近的只有五十公分墙壁的厚度,只是你却已经不再认识我了。

我听说音像店有了你一直想要的CD,所以我去买了,还在我的抽屉里。但是你忘记了,那还喜欢么?可是喜欢,我似乎也无法送出去了,因为你也忘记我了。

fai。说,你真笨,连一道加减乘除的简单运算都能算错,到底是怎么上高中的啊。况且你还拿着计算器!我笑了笑,看着fai。重新拿起我的试卷开始算均分。我想起你,想到每次成绩出来都是你帮我加出总分,然后算均分的,若是偶然算错可不可算作是理所当然?

还有一个多月就要期末了,我还在想,就看到你了。

你背着包,走在我前面。我一直看着你的背影心情变得很好,到学校的时候才发现你是来上学,不过你还是像从前一样,始终没有发现我。但这不影响我的好心情,即使我们不再是一个班级也没有关系。

下课会站在走廊上呼吸,顺便等你。因为记得你有下课出来走走的习惯,可是没有遇见你,是不是你也一起忘掉了这个习惯?

你的理科一直极好,文科却恰恰相反。这次的“散文杯”,我还是参加了,成绩却没有了以前那么好,因为这一次第一名不是我,而是你。什么时候你也开是擅长写散文,我却不知道,难道我也开始忘记了?

我看着那张证书发呆,想起你过去嘲笑我获奖的样子,这次换我了,可是你却听不见。

这一次你给了我惊喜,因为你来找我了。我以为又是我天真的幻想,直到你停在我面前,让我闻到你身上不变的清香,我才意识到这是真实。

我还在想要对你说什么,还在想第一句话,我要对你说什么。

“你是不是伊木?”

你问我。愣了愣,我看你,苦笑。隐隐的失落却不能表现出来,你仍没有想起我,仍是没有。

你说有人偷偷告诉你我知道你的事,所以来找我。我明白,因为伯母来过学校的缘故吧。

我摇摇头,不去看你的眼睛,装作疑惑的样子反问,怎么会,我们不是很熟悉。看到你很失望我却狠下心走开了,对不起,我竟然这样狠心的对你了。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怪我,因为不想再让家里人和伯母担心,所以我选择沉默,虽然仍在期待你可以想起我,可是我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又一次伤害别人。

你忘记了,我突然觉得能忘记真好。忘记我们从音响店出来,还在讨论CD的事,谁也没有注意到身后从法院出来的伯母,她愤怒的表情,她嘴中喃呢着“谁也不能抢走我儿子,谁也不能……”她双手紧握着方向盘,做了失去理智的事。

记不清楚自己是怎样摔倒在马路的另一边,只是耳边回荡着你的那声我的名字。回过头愣愣看向倒在自己身后的你,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下来,安静到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。

苍白记忆 - 浅 谈、戏 - 入戏、太深______

 

然后你就忘记了,把所有都忘记。

忘记了那件事。

忘记了周边的一切。

也忘记了我。

就这样。

我又再去看雅子,只是依旧是我一个人。

一直以为男生应该是动作很敏捷的生物,为什么你就是个例外了?是不是上次你留下了什么不好的后遗症?还是想什么想得太出神,红灯,你没看到么?

听说失忆的人会因为刺激而想起,还是你希望试试?

我听见刺耳的刹车声,感到腿上的一阵剧痛,身体不由自主的甩出去,然后失去意识。你还好么?或许在最后,这是我唯一想知道的。

像是做了个梦吧,好长好长的。

醒来,睁开眼睛。头上传来沉重的钝痛,想抬手触摸,忽然发现似乎不能灵活动作,完全没有感知。

怎么回事?自己怎么了?看见自己处境,是医院的摆设,是受伤了么?

“小木?”一个轻柔却苍老的声音,我这才注意到她的床边还坐着一个人,原本的黑发已经花白,眼角多了皱纹,眼中闪烁着泪光。

“妈。”张开嘴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嗓子里一阵撕扯的疼痛,像是从来没有用过般。

房间涌进很多人,我觉得他们的表情很丰富。震惊,惊喜,疑惑……不过却没有想到更多,一阵睡意袭来,我似乎又不自觉的睡着了。

四年零四个月。

我疼惜的看着一下子苍老了到底母亲,眼泪滑落,湿了脸庞。原来一觉醒来,便已物是人非,什么都变了。

我在渐渐恢复中,母亲说你考上了理想的大学,去了另一个城市,家也搬去了那里。唯一不变的是,你仍是没有想起,没有想起我。

重新开始的生活,一成不变的日子。或许我偶尔有再想起,去看看雅子,只是那里已经建起了陌生的房子。

我站在熟悉却又陌生的路口,想起来,那似乎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了。如今,时间已经抹去了痕迹,只是让人留下了模糊地记忆。

在窗外,很大很大的卡车,你家要搬来新的住户,那个空了好久的房子。

我想那是一场梦吧,所以一点可以让我拿来证明的东西也没有。

像往常一般出门,看了一眼你曾经的家。可是现在,里面已经不是你了。

“伊木?”

我好像忘记了回头,或者说我不敢回头。似乎是熟悉的,却又这样陌生,那个声音,让人以为是幻觉吧,却又让人想要落泪。

“是伊木吧,”逼近的声音,走近走近,然后站在我的面前,“我是钟楚。”

是梦吧,梦里一次一次出现场景。又是梦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不认识我了么?你醒了,也忘记了么?”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by【微司冉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凉薄的青春
阅读(1204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